• <tbody id="nwc4v"></tbody>
  • <tbody id="nwc4v"><pre id="nwc4v"><dl id="nwc4v"></dl></pre></tbody>
    <button id="nwc4v"><acronym id="nwc4v"><cite id="nwc4v"></cite></acronym></button>
    <tbody id="nwc4v"></tbody>

    <tbody id="nwc4v"><noscript id="nwc4v"><dl id="nwc4v"></dl></noscript></tbody>
      <li id="nwc4v"></li>

      常勝之軍談股論金

      清太祖努爾哈赤的渾河之戰

      時間:公元1621年
      地點:渾河
      兵力:明軍四川秦良玉部土司兵數千及浙兵等明軍共萬人
      后金右翼固山兵約數萬人

      戰況:

      公元1621年,明天啟元年

      自起兵攻明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努爾哈赤,趁明朝遼東經略熊廷弼去職,巡撫袁應泰舉措失當的機會,于是年三月直逼沈陽,隨即在十三日揮兵猛攻。
      【(朝鮮《李朝實錄。光海君日記》稱此役“虜騎十萬”當有夸大) 】

      就在沈陽戰況垂危之際,城外渾河之畔一支由明末著名女將秦良玉派來的數千忠州石柱土司兵躍躍欲試。

      【《明史》載秦良玉部歷經沙場,戰無不勝,“馭下嚴峻”,所部號稱白桿兵,“素為遠近所憚”?!?br/>
      時秦良玉派遣其兄秦邦屏統帶此勁旅赴遼,與明軍總兵童仲癸、陳策兩部共計約萬人屯于沈陽城南三十里處。后金大軍專注攻沈,袁應泰驚慌失措,竟然忘記調動這支勁兵援救。

      沈陽經激戰于發起攻城的當日即告失陷,頓時激起明軍血性,諸將都憤然求戰,偏將周敦吉請戰最急,于是總兵童仲癸令他先與秦邦屏帶土司兵渡過沈陽渾河,這支川兵皆強悍能戰,裝備川東少數民族特有的利劍大刀和鋒利的長柄竹矛,身披鐵甲外又再套一層厚棉,刀、箭不入。軍容壯整,意氣昂然。

      努爾哈赤驟逢異敵,急令右翼四旗兵出擊。想趁上岸明軍結營未就一舉殲滅,卻沒料到被迎頭痛擊。

      八旗驍騎的沖鋒不勝于川東土司兵之鋒銳,數沖未果,這些土司兵雖人數少于八旗,卻都殊不畏死,組織嚴明,使用的又是上帶長刃下配有鐵環的奇怪兵器,殊異平時明軍,使八旗軍極不習慣,打頭的精銳紅巴甲喇軍經惡戰被擊敗,當即退卻下來,八旗軍上下震驚!

      騎兵不敵,努爾哈赤急以“后軍往助”(《清太祖實錄》卷 7),川兵也不畏生死寸土不讓。據《全邊略記》和《山中聞見錄》的記載,土司兵連續擊退八旗強勁的步騎猛攻,挾著攻占沈陽之勝利余威的八旗勁旅,竟在四川步兵抗擊下“死于槍弩者數千人”,后繼騎兵也被打得“紛紛墜馬”。

      但身經百戰,并經受過嚴酷訓練的八旗軍也是相當頑強,“卻而復前,如是者三”雙方激戰多時,盡管土司兵們非常饑餓,而八旗雖以眾擊寡,卻仍然難分勝負。

      連后來清人史料也記載道:“明之步兵,皆系精銳兵,驍勇善戰,戰之不退,我參將一人、游擊二人被擒?!保ㄒ姟稘M文老檔》上,第117頁)“川兵營甚堅”(清人谷應泰《明史記事本末》)
      “諸將奮勇迎 擊,敗白標兵(即白旗),又敗黃標兵(即黃旗),擊斬落馬者二三千 人”
      【皆見:清人 谷應泰《明史記事本末》】
      就在雙方勢均力敵的關鍵時刻,已投降后金的原明朝撫順降將李永芳利用沈陽城中的大墩臺以千金急招明軍敗兵當炮手,居高臨下猛轟正在驍勇血戰的川兵,“李永芳得中國炮手,親釋其縛,人賞千金,即用以攻川兵,無不立碎者?!保ü葢?《明史紀事本末補遺》)再調援兵后續攻上,并以鐵騎從兩翼圍殺,可憐川軍終于在五倍于已的八旗兵又配有火炮的明降軍射殺下失敗,白桿兵統帥秦邦屏和明將周敦吉、吳文杰、守備雷安民以下數千人殉于陣前。剩下的殘部只得重新過河與童促癸的明軍匯合。

      就在北岸血戰之際,南岸以童仲癸、陳策率領的浙江兵三千人也在離渾河五里處布列戰車銃炮,扎營響應。

      努爾哈赤深感川兵之勁厲,再三告誡剛剛慘勝的八旗兵“勿輕敵”,并故意強調“仲癸所將皆川兵”以警醒部下。(錄自《三朝遼事實錄》)

      八旗軍渡河強攻,迅速把明軍包圍數重。浙江兵與北岸撤下來的川兵一道奮起迎戰。

      八旗兵以精銳騎兵猛沖,明軍則以火器迎擊,致后金慘遭重大殺傷,墜馬者多達三千余眾。而八旗軍也毫不畏縮,繼續強攻,明軍終于彈藥打光,兩軍短兵相接,總兵陳策惡戰殞身,川浙兵少不敵眾,只得奮力殺出重圍。

      此時,奉集堡總兵李秉誠、虎皮驛總兵朱萬良等三萬人進至白塔鋪,童總兵急派人求援,明軍卻在前鋒擊潰雅松率領的二百八旗偵騎后就不再進兵。使右翼皇太極及岳托的主力得以一邊圍攻川浙兵一邊趁機撲來。

      朱萬良部明軍稍經交手即行潰退,沿途被皇太極一路追殺,傷亡三千多人。朱本人后來也身死于遼舊之役。

      此時苦苦鏖戰多時的八旗軍與川浙兵仍然打得勝負難分,統帥童仲癸再派使者向袁應泰叩首求援。

      袁已經嚇破了膽,竟以后金強大派兵也扭轉不了戰局為由拒不答應。

      雙方血戰到天色將晚,八旗援兵又趕到戰場!童仲癸見已方援兵遲遲不至,遂與部眾將士都抱成仁之心,決死回馬殺向數倍于已的后金軍,最終除極少官兵幸免回遼陽外,童仲癸與副將戚金、將領袁見龍、鄧起龍、張名世、張大斗等大小將校共120多人全部義無反顧、悲壯殉國。

      渾河南北大戰,令輕取沈陽的后金軍意外遭逢勁敵,連續多次惡戰,多次失利,險像環生,倍極艱苦。

      后來的清人魏源也感慨其為:"是役,明以萬余人當我數萬眾,雖力屈而覆,為遼左用兵以來第一血戰."

      而明人倍感自豪,《明熹宗錄》稱之為“凜凜有生氣”“時咸壯之”。

      尤其是秦梁玉所派川東土司兵面對數倍強敵的壯烈表現,極其令人敬仰。后來的兵部尚書張鶴鳴曾經評說此戰:"渾河血戰,首功數千,實石柱、酉陽二土司功”。其他明軍也大多都英勇剛烈,為人所不齒的貪生怕死者少之又少。

      這場驚天動地之戰,也引起當時朝鮮人的極大觀注,時任滿浦僉使的鄭忠信向李朝報告中說“虜中言守城之善莫如清河,野戰之壯莫如黑山(即渾河)《李朝實錄。光海君日記》后來也贊道“虜之死傷亦相當,虜至今膽寒”。

      而根據后金自己的史書,八旗所部確實受到極其沉重的打擊,傷亡慘重。

      尤其是紅甲喇軍、白旗軍、連努爾哈赤最精銳的黃旗軍都曾在堅強的川軍面前敗下陣來

      八旗軍多名將領甚至在激戰中被明軍活捉。

      為了穩定軍心士氣,禱念在此役眾多的陣亡者,努爾哈赤還在十六日專門舉行了祭奠亡靈的大會。

      八旗戰亡將領見于史料的有:雅巴海、布哈、孫扎欽、巴顏、雅木布里、實爾泰、郎格、杜木布、大哈木布祿、旺格等共九人

      根據《滿文老檔》之太祖卷19里的記錄,努爾哈赤對渾河北岸八旗步兵敗于川東土司兵之事極為憤恨,進行追查,革去了參將拜音達里、游擊伊郎阿之職。

      主要罪狀是與川兵相遇時“不戰而敗走”,批評雅松“率吾常勝之軍,望風而走,以失銳氣”
      見《清太祖武皇帝實錄》卷三

      渾河之戰,是薩爾滸戰后明軍最有聲色的一場野戰。

      明軍以少抗多,以步抗騎,而有的八旗部隊竟被慘烈所懾不戰而敗逃,即使在整個明朝與后金的戰爭中,也是極其罕見的。

      為什么能贏 常勝之師戰略戰術全解密pdf

      這個我覺得你下載一個pdf轉換器,轉換成word不就能復制了么

      為什么說劉鄧大挺進大別山揭開了戰略反攻的序幕

      主動出擊 之前都是被動的

      常勝軍的戰斗經歷

      1860年7~9月,洋槍隊先后在中國松江、青浦兩地被太平軍李秀成部打得大敗,損失慘重。其后,清為洋槍隊再次擴大投資,購買新式槍炮,不斷擴大編制,兵員達1200余名,企圖與太平軍一決雌雄。1862年2月初,太平軍李秀成部第2次進攻上海,洋槍隊以其優勢兵力在松江一帶打了幾個勝仗,清便將洋槍隊首領華爾升為三品官,并將洋槍隊更名常勝軍。
      咸豐十年(1860),美國冒險家F.T.華爾經清蘇松太道吳煦贊助,于6月2日成立洋槍隊,有百余人,以華爾為統領,美國人E.法爾思德(E. Forrester)和H.A.白齊文(H.A.Burgevine)為副統領,總部設在松江。次年8月,洋槍隊在松江改組,由歐美人任軍官,中國人當兵,擴編為700余人,隨后又增至2000余人。同治元年(1862),洋槍隊改名常勝軍。3月,清授華爾為參將,以吳煦為督帶,楊坊會同華爾為管帶。常勝軍人數雖達5000,但與太平軍作戰中屢戰屢敗,英國人在這個時候抵達,英國將軍斯特維利(William Staveley)決定與華爾和另一支小型法國軍隊將上海30英哩內的太平天國逐出。嘉定、青浦原本被太平軍占領,在1862年底這些地區基本上被洋槍隊奪回。
      華爾在對慈溪的攻擊時陣亡,他的后繼者不被清朝皇帝所喜歡。當時的江蘇巡撫李鴻章,要求斯特維利另指派英國軍官來指揮洋槍隊。斯特維利選擇了戈登。1863年3月,戈登在松江接任了指揮,他仿照英軍建制,實行薪金制。4~7月,與淮軍聯合西進,陷太倉、昆山、吳江,并將總部遷至昆山,被清賞總兵銜。8月,常勝軍與淮軍攻蘇州,數月無功,傷亡慘重。戈登通過奸細了解到守城的太平軍將領納王郜永寬等“四王”、“四大天將”與主帥譚紹光一直不和。知道納王郜永寬有投降之意,便主張誘降納王,兵不血刃攻克蘇州。戈登的建議為李鴻章采納。經過一番秘密聯絡,郜永寬在蘇州城外親自與戈登、程學啟商議降約。

      談股論金節目主持人英強去那里了!

      之前,他自己博客說是身體原因暫時休息一個月,不來一財了,由韓云和劉軍代主持。而后,換了個平臺去“愛股軒”了。具體內幕事情,還請各自去理解。

      股民劉軍呱呱房間

      直接百度“股民劉軍呱呱”